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自强之歌
一位残疾农民的烙画梦
2015-12-04 来源: 作者: 被阅读1095次
一位残疾农民的烙画梦
    烙画又称烫画,就是用电烙铁或煨热的铁笔、铁条作画。30年来,一位长期生活在农村的残疾农民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,一直都在这个寂寞的艺术领域里孜孜不倦地追求着,成为从深山走向全国的烙画艺术家,他就是宿松县陈汉乡民间艺人彭训芳。

    11月21日上午,笔者走进了彭训芳在该县城郊的画室,目睹了他作画的全过程:一台架设在电脑主机上的投影仪,发射的一个圆圆的光束,透过一枚小小的胶片,直射到一米远的木板上,显示出一幅黑色的梅花图案,他用铅笔飞快地将该梅花的轮廓临摹在木板上后,再将木板放置在桌面上,然后拿起电烙笔在上面进行线描、皴法、擦、点苔和烘染。以上工序结束之后,他又在上面破墨、积墨,整个流程下来,共花了四个钟头,一幅精美的梅花图随之诞生了。

    “烙画起源于西汉末期,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稀有画种,可以在木板、木棍、竹筒、竹片、厚纸、甲骨等材质上烙绘,它像绘画一样,可以烙出各种人物、花鸟、山水等……”指着摆放在画室里的一幅幅烙画,彭训芳向笔者娓娓道来。

    步入知命之年的彭训芳,中等身材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谈到如何与烙画艺术结下不解之缘,一脸兴奋的他,向我们讲述了充满曲折的人生经历。

    4岁时,他在一次玩耍中,左手不幸失去三根指头。1982年,由于家境困难,他初中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。父亲考虑他左手有残疾,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,便送他到当地漆匠师傅那里学做油漆。一次,他上县城新华书店买油漆方面的书籍,摆放在书架上的一本《家具烙画艺术》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如果将烙画融入到油漆绘画的工艺中那该多好!不但可以填补油漆绘画上的不足,而且可以带来技术上的革新。于是,他临时改变主意,毅然将该书买下来,而这本《家具烙画艺术》也成了他的良师益友,有空就研读揣摩,以致珍藏至今。

    通过汲取烙画艺术营养,他的绘画技艺日臻成熟,特别是能够将烙画与油漆绘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经他油漆出来的家具,不但养眼新潮,而且富有艺术色彩。从此,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找他油漆家具,他便成了当地的名人,这也让身有残疾的他,赢得了令人妒忌的爱情——同村一位有文化又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爱上了他。

    “她非常支持我学烙画,我们还经常一起探讨,没有她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谈到妻子陈义荣,老彭高兴地说。

   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随着免漆板进入市场,家具油漆业务越来越少,许多专业漆匠不得不改行另找出路,老彭也不例外。那年春天,老彭加入到外出打工的行列,成了建筑工地上的一名室内装修工。在进行三个月的室内装修后,他发现工友们都是用涂料装修大厅背景墙,风格雷同,缺乏美感。如果在背景墙上绘制烙画,不但提升室内装修的品味,而且更能吸引客户。装修老板采纳了他的建议。于是,他的烙画艺术有了用武之地,经他设计出来的背景墙,格外耀眼,艺术气息浓厚,令人叹为观止。从此,他成了背景墙的专职设计师。

    2005年,老彭和妻子放弃在外面的丰厚收入,返回宿松,在县城租房照看两个在中学读书的儿子。付出必有回报。两个儿子没有辜负两人的希望,都顺利考上大学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2013年5月,次子突然全身浮肿、四肢无力;经检查患有尿毒症。七个月过后,医生对老彭说,这样拖下去不行,急需换肾。为挽救儿子的生命,他决定将自己的肾捐给儿子。配型成功后,2014年1月,武汉同济医院给他的儿子成功做了换肾手术。术后,医院看到他身有残疾,且家庭困难,减免了很多费用。

    儿子生命的成功挽救,好心人的无私救助,这些不但激发了他对烙画艺术的追求热情,也让他找到了追求人生价值的所在。去年,他在宿松建起了烙画室,并找到了适宜于烙绘书画作品的优质板材,更摸索出一套制作烙画的成功方法。正如他所言:烙画的精髓在于着笔和着色,着笔要做到娴熟、流畅,不能停顿,不能有任何重复;着色要突出画质的阴阳层次,也就是突出焦、浓、重、淡、清等五色,其效果与中国画的浓、淡、干、湿、黑相同。

    老彭还说,烙绘名家名作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,不但要考验烙画人的艺术素养,即对原作的理解程度,是否吃透原作的绘画风格、技巧和掌握文字的结构;还要考验烙画技法的娴熟程度,即着笔的轻重和快慢,着色的深浅和浓重。

   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。去年以来,老彭共成功制作烙画120余幅,作品远销贵州、云南、浙江等地,多幅作品被外地书画名家收藏。今年1月,江苏常州一家生产实木浴缸的木材公司与老彭签约,长期聘他为工艺师,负责在产品上烙制商标。

    “在烙画上,我还要进一步加强学习,我希望通过烙画艺术形式,将古代的优秀书画作品呈现给广大观众,让更多的人更加喜爱国粹。”结束采访时,彭训芳意味深长地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宿松县公安局办公室  孙春旺